简介董事會成員金齡新村的故事

Providing Rental Assistance Since 1980

金齡新村是一個供獨立居住的低收入老年公寓,於1979年由吳玉清博士籌建,目的在於為低收入年長者提供一個安全、可負擔的居住環境。該公寓主要通過 HUD Section 202 專為62歲以上年長者提供居住補貼的項目得到資金。金齡新村共有 120 間公寓供 150 位住戶居住。

董事會成員

  • caption

    Iris Chi, DSW

    Dr. Frances Wu Endowed Chair
    Professor,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uzanne Dworak-Peck
    School of Social Work

  • caption

    Richard Han

  • caption

    Carrie Lew, LCSW, EdD

    Assistant Dean,
    Career and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uzanne Dworak-Peck
    School of Social Work

  • caption

    May Ma Ross, MSW

    Technical Grant Writer,
    Edward R. Roybal Institute on Aging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Suzanne Dworak-Peck
    School of Social Work

  • caption

    George Lin, CPA

  • caption

    Cecilia Wu, Esq

    Attorney at Law
    Co‐Chair,
    Los Angeles County
    Small Business Commission

金齡新村的故事


       我的碩士學位學的是兒童福利, 在紐約地區工作了十五年之後, 我覺得要為在美國的華裔老人, 特別是那些剛從中國大陸過來的老人提供服務或幫助。 因為他們在這裡碰到的由於語言和文化的差異及代購所產生的種種問題而覺得孤獨、寂寞和無助。 我身為一個社會工作者又是中國人, 認為應該為他們提供一些幫助。 為了增加學識,我決定進修一個老人學的博士學位。 1971 年3 月, 我離開紐約獨自開車來到洛杉磯的南加州大學。 當時美國沒有一家大學有老人學院, 所以我選擇社會工作學院而專研老人科。我在南加大進修老人學博士學位是由夢想到現實,金齡新村的開始是“夢想成真”,隨後一連串的“奇跡”,其中,每一個奇跡都有一位中國人說的“貴人”或美國人說的“上帝差遣的使者”來協助我。

我第一個奇蹟是遇到Frances Feldman教授

        來到洛杉磯,我往南加大社會學院申請博士學位。第一次遇見了負責申請博士學位的主任委員Feldman教授,她告訴我學院只有“教學“或”研究”的博士學位課程,我對Feldman教授說,我對以上兩者都沒有興趣。我向她描述了來自中國大陸新移民所遇到的一些困難,并希望為他們服務。

        Feldman教授對我的夢想表示出極大興趣,雖然申請時間太晚,但她還是接受了我的申請并安排我學習老人學和管理方面的課程,當一名博士學生因故推遲入學的時候,學校馬上將本來授予他的獎學金及生活輔助費轉發給了我。在沒有經濟壓力的情況下,我完成了博士學位課程。我的第一個夢想成真了。

我第二個奇蹟是遇到Herbert Multinsky先生

       從南加大畢業之後,我聯通一些志同道合者組織了一個老年人協會以便向HUD申請貸款。由我博士論文研究對象的五十名華裔老年人及他們的朋友組成,公約一百人左右于洛杉磯華埠國泰銀行的會議室舉行第一次大會。大會中推舉我為會長,但由於我自認缺少組織社團的實踐經驗,而此時恰好經人介紹了一名在華人社區中德高望重的年長者,因此讓位于他做會長。然而,一年半過去,協會並沒有走上正常的軌道,我寫好的向州政府提交的非營利機構的申請書甚至也未曾被提交出去。

       這時有人想我建議去法律援助協會咨詢,在那裡我遇到了Herbert Multinsky先生,一位來自紐約的自身退休律師,由於健康原因他提早退休并搬到洛杉磯。他熱愛律師專業,而成為法律援助協會義工。在他的建議下,我退出原來的組織,而創建了中美金齡會。他還幫助我重新撰寫了大會的組織章程,并教我填寫有關表格。我和新選的數位理事一起前往洛杉磯辦公室,立即就取得了非營利組織資格。我要提別指出的是,我們協會的賬戶是從零開始的,完全沒有資金,連那200元的申請費都是由一位會員預先墊付,而且沒有付任何律師費給Multinsky先生。由于在建立之初得到Multinsky先生的幫助,協會一直運轉得十分順利並且內部也從未出現過任何問題,我把Multinsky先生看做上帝安排給我的援助。

我第三個奇蹟是遇到De Lames先生

       為了找一塊地來興建我們的老年公寓,我開始在蒙市和圣蓋博谷區尋找合適的地點并請幾位房地產經紀人代辦,但都沒有好消息。一次偶然的機會,有人建議我去找蒙市市政府經理。聽完我的來意后,De Lames經理告訴我,嘉爾惠學區有三塊地本來是要建一所小學和一個兒童活動中心,但是由于學齡人口減少,建學校的計劃取消。其中一塊地是用來建公園而不出售,另兩塊地可以出售,總價是五十五萬多元,非營利性機構有優先購買權。他還建議我馬上同一位地產經紀前往會見嘉爾惠學區主管。這消息讓我喜出望外,使我感覺好像找到了一座“金山“。

第四個奇蹟是遇到謝叔綱先生

       在我離開De Lames先生的辦公室後,我馬上開始尋找一位合適的房地產經紀,一位會員向我推薦謝先生,他的父母親也是我們的會員。我沒有浪費任何時間就請他和我一起去見嘉爾惠學區主管De Arabal博士。很巧,他也是我們南加大的校友,對我想建老年公寓的計劃很感興趣,答應替我們保留那塊地并發出一份證明以便我們想HUD申請貸款。
       很遺憾我們1977年第一次申請失敗了。HUD建議我們第二年再申請。嘉爾惠學區也通知我們,根據州政府的法律,他們不能再為我們保留那塊地,但可延期六個月時間給我們籌錢來購買這塊地。連同我們想買的地,加上在街對面公園旁邊的一塊可以買下來的地,合計584,200元。我還未說什麼,謝先生就做了個手勢,讓我們把這兩塊地都買下來。

       當時因得知洛杉磯日裔社區四家公司出資買地建了一座三百個單位的老人公寓,所以我們也在報紙上等廣告及四處寫信,希望華裔社會仁人踴躍捐助,但是反應不好。三個月過去了,我們一無所得。最後謝先生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建議,由一位投資人將公園旁較小的那塊地以二十五萬元買下,且貸款三十五萬元給中美金齡會,使我們有足夠的資金來買下全部的地。幸運在1978年開始降臨,HUD終於批准了我們的第二次申請,貸款中包括有建金齡新村地皮的錢,我們能把貸款買地的錢如數歸還。這樣,我們沒有花一分錢,就擁有了蒙市一塊很有價值的六畝多地。誰說謝先生不是上帝安排幫助我們的人呢?謝先生不幸于1999年去世,為了紀念他對金齡新村的貢獻,我們在新村大門的庭院裡栽種了一棵桂花樹。

我第五個奇蹟是遇到James Birren博士

        James Birren博士是南加大老年中心的主任也是我的教授。Bob Cummings先生是我們申請聯邦政府貸款的顧問,為了我們第二次申請貸款,他親自去華府HUD總部諮詢本會申請貸款事項。HUD建議我們請南加大的老人中心連署簽名申請貸款,並且最好能請到一些年輕的非華裔人士做理事。所以我回來後立刻去母校,像老師Birren博士述說HUD的兩項建議,很高興得到他十分熱心的支持,他告訴我他會將我的要求轉告校董會,並會帶我物色幾位老人學的年輕教授來做我們理事會的理事。學校的大力支持使我感到十分自豪,在我們向HUD的第二次申請中,得到Birren博士的簽署同意,還得到Jay J. Glassman先生、Victor A. Regnier先生和Paul A. Kerschner博士作為我們理事會的理事。據我所知,在1978年加州向HUD遞交的申請書140份中只有14份得到批准,我們是其中之一。而其他的一些組織大多是來自美國主流社會的大型團體,我們這樣新成立的小型團體能夠成功不能不說又是一個奇蹟,因為我們過去既沒有間房屋及管理房地產的經驗,也沒有強大的社區支持,在這裡我們要感謝James Birren教授的愛心及支持。

我第六個奇蹟是遇到S.I. Hayakawa參議員

       在我們房屋諮詢師Bob Cummings的建議下,我去華府爭取貸款,在和HUD的貸款官員第一次見面時談得並不愉快,他給我的印象是全國每年都有上千份的申請書,如果每個申請人都來華府,他們就沒有辦法辦公了。我很失望,但是沒有洩氣。我開始向加州參議員和眾議員打電話求助。不巧Alan Cranston參議員和George Danneilson眾議員都不在,幸運的是Hayakawa參議員正好在他的辦公室裡,我向他述說了在HUD的不愉快經歷,Hayakawa參議員十分友善,立刻吩咐他的辦事員為我約見另一位職位更高的HUD官員。我和那位官員談話十分順利,我告訴他華裔新移民所遇到的語言、文化上的困難和他們無法適應全講英語的老人公寓,以及建立華裔老人公寓來解決這一問題的構想。他仔細聽完我的敘述後跟著通了一個電話,就滿面笑容地叫我回家等候好消息。我想這一定是我們會員們的禱告靈驗了。當然我認為Hayakawa參議員的幫助又是一奇蹟。

我第七個奇蹟是遇到Harry Wong先生

       他是HUD洛杉磯辦公處的總建築師。HUD原先批准建造金齡新村的預算是五百五十萬元,但是洛杉磯HUD辦事處卻降低貸款額至四百五十萬,建築設計公司告知我們,HUD認為新村內的魚池和涼亭屬於奢侈,不適合用於低收入住宅要取消建造。建築設計公司建議我去洛杉磯HUD上訴,但會談了兩次都沒有結果。HUD辦公室有人告訴我去見他們的總建築師Harry Wong,他是在美國出生的華裔,既不會講中文也從來沒有去過中國。為了要讓王工程師了解那些從中國大陸來美國的老年人,我告訴他一些有關這些老年人們在美國生活的困難及問題,他們大多數不會講英文也沒有受過什麼教育,不像美國的老年人會游泳、打網球、跳舞、開車四處去訪望朋友等,雖然魚池和涼亭不是必要設施,但會給這些在異國他鄉的老人一些家鄉的感受。王先生很有興趣的聽完我的話並對我的想法表示支持,還幫我約見貸款辦事處的主管,並告訴該主管他支持建造魚池和涼亭。一次談話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能不說這也是奇蹟之一嗎?

我第八個奇蹟是遇到Patricia Clark

       根據HUD的規定,由他們貸款的公寓都要有HUD認可的管理公司來管轄。為了能暸解HUD房屋管理概況,我報名加入National Center for Housing Management (NCHM)培訓班,在培訓時我曾經問過該公司的總裁Samuel Simmons先生是否有興趣管理我們這間公寓。他回答說她們公司沒有管理公寓的條件,我請他介紹其他公司但他公司是在華府,對洛杉磯地區不熟悉,所以無法介紹。但是他知道有一個在這方面很有經驗的人正在找工作,可以介紹給我。就這樣,我遇見了Pat Clark。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十分好,便請他成為我們的公寓總管。由於他當時沒有工作並不屬於任何HUD認可的管理公司,Simmons先生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同意讓Pat成為他們公司的員工專門管理我們這個公寓。一年過去了,Pat的管理十分成功,新村在1981年HUD的首次檢查中獲得了優等成績。

       又過了大約一年左右,NCHM認為在洛杉磯指管轄一棟公寓在財政上無法維持,所以決定放棄。我立即找了一家本地的公司以他們雇用Pat來管理金齡新村為條件給他們代理權。又過了兩年,在Pat的管理下,我們在1983年的檢查中又獲得了優秀成績。由於一些個人原因,Pat從這家公司辭職,我們不得不將管理權轉到另一家得到HUD認可的管理公司。很遺憾,這家公司管理的不盡人意,兩年後,我又重新找到Pat回來管理新村,碰巧她對當時的公司不是很滿意,正想換一個環境,於是她答應回來工作,並找到另一家HUD認可的公司,即Community Housing Management Co.做後盾。到今天,Pat當了新村的總管已十八年了。Pat的工作成績很好,十分精明能幹,有經驗且學識淵博,專業水準很高。在過去的二十年當中,HUD對新村有過五次檢查,每次都獲得優秀成績。1988年還被授與“模範公寓”的稱號。新村再1996年獲得蒙市“美化獎狀”。

       下面的話是HUD檢查員給新村的評語:「公寓總管Pat Clark以及全體員工在帳目、住戶的文件處理、房屋的維修及與住戶相處關係上表現出十分優秀的成績。」

       我把這一切的榮耀都歸功於Pat的領導才能和他對員工們的訓練。同樣的,我認為Pat也是神賜我的大助手。

我第九個奇蹟是建立南加大中美金齡會/吳玉清博士基金教席

       早在1978年,我們所購買的五畝地只用了3.67畝作為金齡新村建造之用。其餘的地,根據當初的構想,我們希望為體弱老人建造一個供吃供住的老人院。HUD給新村的貸款條件只供低收入老人居住,我們的會員很多不合條件,在諮詢了建築師後,我們決定將剩下的土地分成兩份,在其中一份上建一個兩房一廳共渡公寓給中等收入的老人。

       1986年,一座33個單位的金齡別墅建成了。我們便開始籌劃建造100個單位的金齡安老院,但籌募基金的反應不好。故又決定再建一座29個單位的金齡別莊,於1994年落成。因為80年代南加的地產市價劇增,當公寓都銷售完畢後,我們十分驚喜地發現金齡會竟然有了一百五十萬元的利潤。經過仔細思考以及通過律師的指導,理事會決定將此款項捐給南加大的社會工作學院作為提供給為老年華裔社會服務的學生獎學金。我覺得既然南加大可以教育出一個吳玉清而使200多個華裔老人受益,有此基金一定有機會培養出更多的年輕人來為全世界在增加的華裔老人服務。這不是奇蹟,又是什麼呢?

       因為天賜以上這些給我幫助的人,我才有今天的成就,用語言都不能完全表達我對他們的感激之情。除了他們,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人也都在幫助我,特別是中美金齡會理事會的理事們,碰到什麼樣的問題,不論我的情緒是高或低,總會獲得他們百分之百的支持。我們猶如一個大家庭一樣互相理解及溝通。這也是我們協會管理得這麼順利和有成績的原因。此外我還要感謝中美金齡會全體會員以及很多位私人朋友們,每次不論需要捐款或是有什麼需要特殊幫助的要求,他們總是十分支持。生活在這樣一群可愛的人們中和如此美麗的環境裡,我覺得一定是神賜恩典。

願上帝保佑美國!

願上帝保佑金齡家庭!